官方微博|使用權費|計劃申報
首頁安全用氣政策法規
我國《能源法》框架初具雛形
發佈時間:2007-10-13 7:32:12
   對中國能源戰略全局具有深遠影響的《能源法》起草工作即將迎來一個新的節點。
  10月9日,權威人士向上海證券報記者獨家透露,目前整個《能源法》的框架已大體形成,再經過幾輪修訂後將形成正式的徵求意見稿並對外公佈。
   預計最快10月底下月初有望現出“廬山真面目”。
  “目前爲止,《能源法》起草組已召開過20餘次內部討論會,全國30多個省市的發改委、經貿委及各大能源企業都曾先後參與過討論,形成的內部討論稿有20餘稿,正式的工作稿也有5稿了。”據這位成員透露,各方紛紛就《能源法》起草工作提出了很多建議,涉及的問題涵蓋能源領域的方方面面。
  他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是《能源法》修改最頻繁的一段時間。現階段《能源法》討論稿的大體框架已初具雛形,包括12章100餘條款,“但這肯定不是最終框架,預計還可能對一些條款進行增刪”。
  此前,國家能源領導小組辦公室有關負責人曾披露,規劃中的《能源法》將集中解決能源開發和利用中的六大問題。包括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和經濟安全;促進能源節約和環境保護;優化能源結構和促進經濟增長方式轉變;促進能源管理體制改革,規範政府行爲;確定能源市場準入及競爭規則,優化投資結構;推動能源技術創新與革命等。
  “本週《能源法》起草專家組將再次召開內部討論會,對討論稿進一步修改。預計這樣的討論會今年內還要舉行兩三次。只有等專家組內部達成一致意見、內容比較成熟、沒有重大紕漏了,我們纔會正式對外公佈徵求意見稿,預計時間最快是本月底下月初。接下來就是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該成員透露。
  “目前,各界比較關心、意見比較集中的幾個問題包括:能源監管問題、能源領域的准入和開放問題、市場機制問題等。從現階段來看,關於'建立一個統一的能源管理機構'的監管思路在《能源法》討論稿中已比較明晰了。”這位專家告訴記者,根據《能源法》的總體精神,中國應該有一個專門機構對能源發展的各項問題統一監管,形成責權一致、分級管理的管理體系。
  缺少一部能源基本法一直是中國能源發展中的瓶頸和缺憾。目前,我國的能源立法主要調整能源某一領域關係,還缺少全面體現能源戰略和政策導向、總體調整能源關係和活動的能源基本法。已經提上立法日程的《能源法》將彌補這一問題,使能源戰略的實施和國家能源經濟安全在國家強制力的基礎上得到保障。
  去年1月24日,跨部門的《能源法》起草組成立,中國正式啓動《能源法》立法起草工作。去年5月1日起,能源辦和國家發改委開始以調查問卷的形式通過新聞媒體和互聯網向社會徵集《能源法》草案的制訂意見和建議。此後,《能源法》先後進入大綱草擬和法律文本起草階段。
  看点
  多元产权制有望进入《能源法》
  “未來的《能源法》中可能會涉及多元產權制度的概念。此外,還會就資源有償使用、戰略儲備等作出規定。”10月9日,一位《能源法》起草專家組成員向記者透露說。
  據他介紹,中國能源市場對外開放是一個大趨勢,因此在《能源法》中也有涉及開放准入問題的條款。提出多元產權制度概念的出發點就是要讓外資、民資等多元資本進入能源領域。“根本上來看,實現能源投資多元化的基礎就是產權制度的多元化。”
  “當然,能源也是一個涉及國計民生和戰略安全的特殊行業,不可能全部放開。在部分領域,國有企業還是將維持控股地位。多元產權並不意味着國資全部退出。”該成員說。
  但他不願透露《能源法》具體規定了哪些領域將成爲能源投資的“禁區”。
  近年來,中國能源領域對外開放步伐有所加快。今年1月1日,中國履行入世承諾開始推行新的原油成品油管理辦法,標誌着石油市場對外開放的起始。
  戰略儲備則是《能源法》中另一項受到海內外關注的重點內容。上述人士透露,未來的《能源法》將就產品儲備和資源儲備這兩大類作出規定。在他看來,關於能源儲備問題的立法應該包括儲備制度、責任和義務、設施等等。他還表示,石油儲備應採取以政府儲備爲主,政府和民間儲備相結合的方式。但他沒有確認這一點是否會寫入《能源法》。
  上述人士同時告訴記者,《能源法》作爲一種基本法,不會對各項內容做出過細的規定,後者更多將在單一法中予以體現。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來在中國能源市場佔據一席之地、但也備受擠壓的民營企業迄今尚未獲準參與《能源法》的徵求意見工作。
  “民營能源企業儘管總量較大,但個體體量相對較小。《能源法》起草迄今尚未專門向一家民營能源企業徵求過意見。但徵求意見的能源企業中也有一些本身有民資參股。而就民營企業的生存發展問題,我們在向政協委員等單位徵求意見的時候也聽到相當多的反饋意見。”上述人士向記者透露說。
  可能再度设立能源部
  依照現階段《能源法》討論稿提出的能源監管思路,未來中國將由一個統一的能源管理機構來行使能源監管職能。這個部門或稱“能源部”,或稱“能源委員會”,但無論是何種稱呼,其一旦成立都意味着中央行政管理架構的重大改革。
  多年來,中國能源行業長期處於電監會、發改委、商務部多頭監管的狀態,而名義上分管能源工作的能源局僅是一個隸屬於國家發改委的司局級單位,編制只有30人。但相對應的是,無論中石油、中石化、國家電網公司等大型能源企業,還是電監會等專門的行業機構,都是部級或副部級建制。這導致長期以來,從行政制度和管理權限上看,能源局根本就管不了這些機構或企業,也就更談不上系統協調、調配資源了。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委員會委員王維城第3次向全國兩會提交了關於組建能源部的建議。他提議,組建能源部後,可以考慮下設節約能源和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等專門機構。
  而坊間關於成立專門能源部門的呼聲由來已久。對國外能源機構一直有着密切關注的中共中央黨校能源專家曹新就表示,西方或者中東國家普遍設置有內閣級別或相當於部委級的能源部委,中國不能長期缺位。“即便沒有《能源法》,中國也應該重建能源部了。”曹新說。
  早在1980年,中國就曾成立過國家能源委員會,而後在1988年成立了能源部。雖然該部門只存在了不到4年的時間,但將石油、煤炭以及電力管理集於一身的架構,已在形式上預演了現代綜合性主管機構的雛形。
  “能源部如果要成立的話,從時間進度上看也可能在《能源法》出臺之前。”上述《能源法》起草專家組成員告訴記者,能源部最快在明年初召開的兩會期間就可能浮出水面。但現在看來,《能源法》要想趕在明年兩會時通過人大討論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根據原定計劃,《能源法》將在今年年底前形成送審稿,報至國務院。經過修改後,按照立法程序,屆時形成的《能源法》草案要上報人大討論,再要經過“一讀”“二讀”“三讀”。其中,每一次討論至少需要3個月時間,這樣就是9個月。之後才提交人大表決,期間還要經過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的審議。
  “預計最快也要到明年下半年,《能源法》制定工作才能真正定局。”該人士說。
  而另一位專家則指出,成立能源部之舉牽涉甚廣,關係到龐大的機構組建、利益分配等種種問題。這些都需要足夠長的時間消化,因此中央對設立能源部肯定會三思而後行。
公司概況資訊中心企業文化安全用氣網上營業廳招賢納才燃具商城聯繫我們
寧波華潤興光燃氣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或鏡像 浙ICP備11021611號-1 浙公網安備33020302000102號
Copyright© 2005-2021 by Nbga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